國傢遊泳隊隊長孫楊 挺進世界遊泳歷史前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国内自产 视频_国庆图片大全大图_国偷自产免费完整版

  五月天的《倔強》,是孫楊近期喜歡哼唱的曲目。“當我的世界不一樣,那就讓我不一樣,堅持對我就是以剛克剛。”歌詞中執拗和個性化的表達,如此適合此時此刻孫楊的心境。

  自2012年奧運會懵懂中走上世界巨星之路後,“孫楊上頭條”似乎成為體育圈的一種常態。隻不過和賽場上劈波斬浪泳者無敵的硬派表現相比,孫楊在賽場外的爭議似乎更盛一些——一樁樁猝不及防的事件,很容易讓公眾和那個少不更事的叛逆少年的標簽畫上等號。

  而這種標簽一旦形成,便具有一種破壞性的思維定勢:你很委屈,你是誤傷,你可以改正,你很努力,但你需要取得好成績,否則,WHO CARE?

  2016年的孫楊,就這樣被裹挾著拋向瞭由道德審判聚集的聚光燈前:一方面,公眾對金牌的留戀,對歐美統治領域的崇拜,全部匯集成對他運動成績的殷殷期待;另一方面,在澳洲集訓時右腳第五蹠骨的意外骨折,讓他的當年的奧運之行打上瞭一個重重的問號。而由於趕訓練工期(骨折後11天,孫楊就坐著輪椅來到泳池邊、單腳跳下水),他的右腳第四蹠骨隨後也出現瞭疲勞性骨折,一段時間的單腿訓練又讓左膝蓋軟骨退化。這些元素的綜合,導致他在裡約奧運會首戰400米自由泳(他的主項)上,以0.13秒落後霍頓遺憾摘銀。

  從體育和病理學意義而言,能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煎熬(霍頓在比賽前後對孫楊進行瞭一系列的攻擊)之後摘取這塊銀牌,算得上是孫楊體育精神的勝利。但在衛冕400米自由泳失敗當晚,孫楊在給很多人的短信中如此開頭:對不起,讓大傢失望瞭!對於接下來的項目,他幹脆直接地說:如果再輸,就好比天塌下來。就是死,我也要死在200米上!

  孫楊本不該如此不給自己後路,因為他已經完全瞭個體能夠承受的極限:對於團隊來說,小心翼翼地排查他進行比賽的所有進去線路,避免滑行或者凹凸不平的情況(否則可能導致他再次骨折),比孫楊取得好成績更重要;對於醫生、教練來說,避免王濛、趙蕊蕊式悲劇重演,比單純的成績更重要;而對於整個代表團來說,帶著封閉上場的孫楊已經提前完成自己的任務,面對兇殘的對手,在自己的副項,不輸得難看就是最好。

  但感謝孫楊的倔強,讓我們在那一刻捕捉到瞭他性格中的強悍、小宇宙的無限潛能。那是一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吶喊,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果決,以及超越人體極限的倔強。至今,很多人可以雲淡風輕地復盤200米自由泳決賽中最後50米的加速、逆轉奪冠的橋段,但很少人知道被他定義為“救贖之旅”背後的驚心動魄。而在人們從數字上累計中國代表團的獎牌數量時,更少人會知道,他的200米自由泳金牌對於中國遊泳的特殊意義——在實現200米、400米和1500米的全滿貫(還算上世界錦標賽上的800米冠軍)上,他已經將自己的名字刻在瞭世界遊泳歷史的TOP3瞭。這可是無數中國體育人魂牽夢縈難以企及的高度。

  孫楊似乎永遠在刷新人們的認知。在裡約奧運會這個酣暢淋漓的轉折點,進入到2017年後,人們發現瞭孫楊更多的改變發生:他出現在《真正男子漢》《我們十七歲》《觸不到的TA》 等真人秀中、更新著人們對運動員群體的認知,他是大大小小頒獎場合的主角,大小公益活動的焦點。哦,對瞭,剛剛過25歲生日的他,還被稱為“孫隊長”。

  這是屬於孫楊的成長故事。如果說上半年的孫楊,要用天才、意氣風發和叛逆來形容,那麼下半場的他,詮釋地更多的,是成熟、創新、睿智和敢於擔當。